当王国忠提到"少主"这两个字的时候,温了川沉声询问此人的真实姓名。

王国忠沉默了沉默,有些畏惧是深埋在心里的,王国忠并不干轻易的说出这个名字,直到温了川耐心用尽,看了一眼旁边的保镖,在保镖拿着电棍上前的时候,王国忠情急之下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苏向宁!"

"他化名苏向宁!是苏向宁!"

温了川在陡然之间顿住,然后下意识的就去看向苏向宁。

楚蔓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变化,就像是毫不在意的模样。

温了川收回视线站起身,朝着王国忠走了过来:"你说的是实话?"他重复了一遍王国忠刚才的话,"指使你们图谋公司的人是苏向宁。害了楚董的人也是苏向宁?"

王国忠被电怕了,事已至此也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连忙点头:"是,是他,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他是曼陀的少主,真名是夏红折,苏向宁只是他来四方城的时候弄出来的假的名字……该说的我都说了,可以放过我了吧?放过我吧,我把知道的都跟你们说了。"

温了川没有理会他的求饶,他现在想要知道的就只有楚蔓对于这样子的真相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无论他看了过久,楚蔓都没有什么表情,反而在两三秒钟之后说了一句:"审问完了的话,我想回去休息了。"

有时候真相听起来,也会疲惫。

楚蔓想到自己半年多前在夏侯的口中得知这一切的时候,真的,第一次涌现出了想要杀人的欲望。

对于她这种出身优渥虽有小骄纵却始终生长于阳光下的大小姐来说。举起刀捅出去的那一瞬间,差不多也就是一起的杀死了自己的全部天真。

楚恒在的时候,楚蔓是从来都不缺少庇护的,她虽然自幼就没有母亲,但是楚恒无疑是一个超出满分的父亲,给了女儿所有能给的一切。

但这也就意味着一旦这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大山倒下去了,楚蔓就需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来让自己成长和适应。

温了川听着她的话,眯起了凌厉的眼眸:"怀疑我的时候摆着冷脸,口口声声我图谋楚家,没有良心,现在知道有所图谋的是苏向宁,你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攥住了楚蔓的胳膊。很用力,让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疼:"说话!换成了苏向宁,你就可以视若无睹了?不想要给你父亲讨回公道了?苏向宁在你心中比楚董还重要?"

楚蔓想要甩开他的桎梏,没有成功,转而就用手掰开了他的手指,说道:"这些事情就不烦劳温总操心了,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她的举动和反应在温了川看起来就是维护就是偏袒,这才半年多的时间,苏向宁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你就那么喜欢他?!"温了川眼眸深黑,黑渗渗的一片。

楚蔓轻轻的笑了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觉得他们现在就像是两只刺猬,就是一定要刺疼了对方心里才会舒坦,她不知道温了川是什么感受,反正只要他难受了她心里就会好受一点,她就是很难受,一直都很难受,也想要他明白明白这是什么滋味,"你愿意这么认为,当然也可以。"

她仰着下颌,唇瓣笑着,眼中有着的就只是嘲讽,她说:"满意吗?这个回答?想要我说爱他的话,我可以一直重复给温总听。我爱……想打我是吗?"

原来,在她说出"我爱"这两个字的时候,温了川眼色森然的举起了手掌。

只是,最终的最终他没有把手掌落下来,而是阴冷的说了一句:"滚!"

温了川觉得自己就是吃饱了撑的,跟这个女人纠缠,让她气自己。

他都犯不着跟她在这里浪费唇舌,女人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长得漂亮温柔的女人也多的是,怎么就非她不行呢?!

他就该只圈养着她,跟她谈什么感情?!

她既然是非要将关系弄到这步田地,他为什么还要惯着她?!睡也就睡了,犯不着跟她玩什么真心,左右他不放手,她哪里也去不了!

他让她滚,楚蔓就真的冷笑一声之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她激怒他,就是为了要离开。

他们如今,早就已经不再适合在一起,楚蔓想与其早晚走到相看两厌成为对方墙上的蚊子血,还不如是聚散有时,好聚好散。

只是,她到底是低估了如今的温了川,一个男人掌握了权势,怎么还会让她掌控全局,男人天生就带着掌控欲。

"大小姐,请上车。"

她从地下室出来,保镖打开了车门,根本就没有让她单独离开的意思。

禁锢她,将她视作是自己的所有物。像是养只宠物似的,就是温了川现在对她的姿态。

哦,不对,圈养宠物总是不需要陪睡的,但她需要。

而楚蔓也日渐的对陪他上床这件事情逆反心理愈加的重起来,丝毫不肯配合。

温了川每每被她弄得不耐烦了。就索性采用强制的手段。

直到后来,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找到了龙安壹号内已经被封存起来的东西。

无论是沈梓墨还是以往楚蔓做金主养着的那些个男人,为了能够让她开心,多从她的手中拿到一些利益,总是乐于使尽浑身解数,什么偏门的东西都勇于拿出来。

温了川看着。好像就能看到她同人胡来的场面。

床上的楚蔓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僵硬了下,然后冷冰冰的瞪着他。

她越是这般的高姿态,温了川就越是想要让她低下头来,他惯着她,纵容着她,她才是能使小性子的大小姐!

这夜,他有些失控,楚蔓从后半夜开始就开始发起了高烧。

他没有陪她躺在一张床上,完事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不知道。

而佣人也没有上楼打扰,都是等楚大小姐什么睡够了下了楼,他们才会马上布置餐桌,等待她用餐。

只是今天,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楚蔓下楼,直到了中午,连房间的门都没有打开。她们这才怕出了什么事情连忙去敲门:"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醒了吗?"

接连问了几声里面都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她们是生怕出了什么事情,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就推开了门。

看到楚蔓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可当走到了床边的时候,两人敏锐的发现了楚蔓的不对劲儿。脸色潮红,眉头紧蹙,像是--

一人用手摸了摸楚蔓的额头,连忙把手给缩了回来:"发烧了,温度很高。"

"你把人叫醒先喝点水,我这先给温总打个电话。"

只是,这电话一通通的打出去,并没有被接起,没办法佣人只能先联系了医生上门问诊。

而这边的温了川在会所内觥筹交错,心情不畅,就多喝了两杯,酒桌上没有女人多半是开展不起来。他没有带什么女伴,却不妨碍其他老总带来的女伴似有若无勾魂的视线缠绕在他的身上。

"温总,我敬你一杯……"

有美女投怀送抱,其他老总也看的兴致勃勃,只是酒温了川是喝了,美女却没有消受。毕竟是成日里对着楚蔓那张明艳至极的小脸,其他女人自然也就黯淡了。

温了川出了会所,喝的有些昏沉的脑袋被微凉的风一吹,脚步变得有些踉跄,霓虹灯给了这座城市永恒的白昼,装点的灯火通明。

"了川哥哥,你没事吧。"

孟静娴看到了温了川的车之后就一直在这边等着,等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把人给等到了,见他喝了不少酒连忙走了过来。

同温了川一起来的陈总听到孟静娴这般熟稔的称呼和自然的举动顿了下,"你是……"

"我是了川哥哥的……朋友,他怎么喝了这么多酒?等酒醒之后酒该头疼了。"孟静娴皱着眉头,宛如是温婉居家关心自己男人的妻子。

陈总再看向她的时候。这视线就变得有些探究。

"了川哥哥,我扶你上车吧,小心头。"孟静娴上次去楚氏集团面试第一轮都没有过就被直接刷下来了,她不是重点本科毕业,根本就不在楚氏集团应聘的优秀人才之列,这次她准备不去集团的主要部门应聘。采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而眼前的这位陈总她一眼就认出来,是公司的高层。

温了川被扶上车之后,孟静娴还专门跟陈总打了声招呼,"陈总您先回去吧,我送了川哥哥回去就行了。"

陈总顿了下:"你认识我?"

孟静娴微笑着说道:"我有意去集团面试,自然要先进行一下了解,有备无患。"

陈总试探性的说道:"孟小姐既然是同温总这般相熟,怎么不直接让温总推荐来上班?"

孟静娴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了川哥哥是有这个意思,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走正常的应聘通道比较好,过两天就是应聘了,也不耽误什么事情。"

陈总闻言点了点头,询问了她是想要应聘什么岗位后,这才离开。

孟静娴看着陈总离开的方向,心中是志在必得,她知道自己今天并没有白来这一趟。

在她转身想要上车同温了川一起坐在后座上的时候,给温了川扣好了安全带的司机却已经开口了,他说:"孟小姐路上小心,温总今天喝的比较多,我这就先送温总回去了。"

没有温了川的命令,司机自然是不敢轻易的让什么女人上车。

孟静娴的脸色陡然就变了一下,在高层面前的温柔在司机面前就已经变了一副模样:"我不能上车?"

司机笑着说道:"只是温总的命令,温总不太喜欢跟人一起坐在后面。这……要不然我给你打量车?"

孟静娴看着司机两三秒,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上位,不能得罪温了川身边的人,笑了笑;"没事,不用了,我看着你们走吧。路上小心。"

司机上了车启动之后,孟静娴当即骂了一句:"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司机,等我跟了川哥哥在一起,第一个开了你!"

趾高气扬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司机的女儿。

温了川回到别墅,佣人第一时间想要跟他汇报楚蔓高烧的事情,这已经烧了一天。挂了吊瓶温度虽然是降下去了一些,但连饭都没有吃上两口。

只是,看着温了川醉意阑珊的模样,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夜半。

温了川微微转醒,手臂撑在头顶打开了床边的灯,按了按涨疼的脑袋,半晌之后这才掀开被子,脚步还有些踉跄,他去了一趟洗手间。

在扣上皮带的时候,他想起了楚蔓,在顿了数秒钟之后,去了隔壁的房间。

没有开灯,窗外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在她精致小巧的面容上增添了一份柔和,她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显现出几分的乖巧出来。

修长的手指缓缓的划过她的面颊,他想:但凡你跟其他的女人一样懂得服个软,我都不会这样对你。

毕竟,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放到心里的女人。

楚蔓差不多已经睡了一整天,脸上被触碰的软软的,她睫毛细微的眨动了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在这寂静的暗夜里,四目相对,温了川能从她的眼眸中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想喝水吗?"她夜半醒来,多数都是想要喝水,他忍不住的手指再次滑向她的面颊,轻声问道。

"温总大半夜来我房间,是想要我陪你玩什么姿势?"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吃的举动,楚蔓并不接受,她今天一天身上都火烧火燎的,到现在都没有好起来,他拍拍屁股走了,也就晚上又想起她了。

如果说前一秒两人之间是还带着半分的温存味道,这一刻就已经消失的干净了。

温了川的手在她的面颊上顿住,凌厉的眼眸眯了眯:"昨天是还没有满足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