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妃虽晚不须嗟白锦玉凤辰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迷津 1
文渊斋的豪华二层阁楼,厅堂敞亮,墙上那幅仿画的《翠秀图》已经被一幅雄浑苍莽的《溪山行旅》真迹替代。

堂中一张三尺阔九尺长的松木桌,桌上散落摊着杂乱的书册,还有一个铁条箍的圆球。一尺半宽的球仪,千玺正比着量尺往上刻星宿。

一袭黑色的长衫从桌边站了起来,身旁埋首的青衣白服们一起抬头,目光追随着这个年轻挺拔的身影。

闻宴走至窗边,凭栏而望。

长安花木茂盛、高楼林立,繁华、喧闹、充满活力,因了昨夜的风波,城中喧嚣似乎更盛。他将视线稍稍投远,落在庄穆伫立在碧蓝天空下的栖鹿台。

当的一声,千玺扔了手里的刻刀,将坐的椅子蹬开半步,躁郁道:“我静不下来,没法做这劳什子!”

闻玲立即站了起来,到他身边关切问道:“是太热了吗?今日暑气的确更烈了些,怪使人心烦意乱的。”

千玺瞥了一眼闻宴,没有接话。

闻玲俯身擦了擦他额上的汗珠:“要不你先休息一下,雪飞给我们配了解暑的方子,熬好了在凉,一会儿端上来大家都喝一点儿。”

几个门生有礼地道谢,但千玺的脸色依然不见转好,颇为不满地往闻宴的身上瞪。

闻玲见了小声轻叹,劝慰道:“这浑天仪是难为大家了,以前只在书上见过,如今却要造一个出来,实在不易。不过它事关重要,有了它推演日冕能事半功倍,准头也要大很多,还是一定要做出来的。”

闻玲语气苦口婆心,千玺总算给了个面子道:“我自知道。”

之后半晌没动作,终于似是憋不住了,他冲口而出道:“昨晚的事你已经听到了吧?她差点死于非命你就没有一点波动吗?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呢?”说话的对象是闻宴。

“千玺!”闻玲拉着他皱了下脸。

千玺挣出臂膀让她别管,再回头闻宴已经转过了身子。

闻玲、千玺顿时噤声,三人对视半晌,只听闻宴很平静地问千玺:“你想做什么?”

千玺看了闻玲一眼,提起胸膛道:“我知道,但凡姓凤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少掺和。但是,我听说晋王府如今敞开府门任人进出,很多百姓都去自由借道了。这么一来,那它和寻常街道也不是很有分别嘛!我们走过路过看看应该可以吧?”

闻宴抬了抬线条利落的下巴,不动声色。

千玺却不自主地弱了气焰,补口道:“哦当然,不劳你山长老人家大驾。你就让我去……要么闻玲也可以!”

闻玲咬了咬牙,心里却也生出点希冀。

闻宴一双眼睛看过千玺,又看向闻玲:“你也这么觉得?”

闻玲听不出他这句话里的倾向,支支吾吾,千玺一旁以眼神怂恿,她索性撂开胆子按自己的心意道:“是啊!是挺不让人放心的。她过去几年全赖铎月乌穆王子庇护,现在人死了,她恐怕很难平静。还有乌穆王子这么个死法,摆明了闹事,现在都说大徵恐怕难免要与铎月一战。”

千玺道:“什么‘恐怕’,铎月是‘必定’会与大徵一战。要不然为何长安要戒严三日,那晋王又为何火急火燎带着乌穆王子的棺椁离开长安?还不是因为这棺椁已是烫手山芋,它在哪儿铎月的军队就会照着哪儿打!”

座中翠渚门生闻之都略略点头,其中解端云也分析道:“三天后消息再从长安出去,到了铎月再一来一回,足够送灵的队伍走到一个远离长安的地方了。”

有人附和道:“朝廷所虑甚密。虽然大徵国力略胜一筹,但是铎月人毕竟是马背上长大的,骁勇善战又训练有素,在西北一方所向披靡。”

“大徵与铎月彼此忌惮,所以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从未交过手,若是打起仗来结果还真的不可预知。”

“所以这棺椁实为引火之源,是一定要早早送出长安的。只是有些苦了那所到之地的百姓了,堪堪无妄之灾。”

听到“无妄之灾”四个字,闻玲螓首低垂,忧心忡忡道:“眼下京城谣言四起,说是因她触犯了女子不可接近栖鹿台的禁忌,上苍才降下此祸端。唉,也不知道那晋王府是哪根筋搭错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什么让路于人,听说今日就有很多百姓都聚集在晋王府内,指她妖女误国呢!”

千玺当即撸起袖子道:“哪个混账东西敢说她妖女?看我不宰了他!她死了朋友就够倒霉了,还要担这肮脏罪名!”

从一开始到现在,众人口中都是“她”来“她”去的,不曾指名道姓,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个“她”是指白锦玉。

解端云拉住千玺,大家一齐望向闻宴。闻玲踌躇了一会儿,试着道:“虽然翠渚家训三令五申,但人心终归是肉长的,人情也不是说断就断的。你也是牵挂她的,对吗?”

闻宴看着闻玲,沉默片刻,接着薄唇动了动:“杞人忧天。”

闻玲和千玺噎住。

闻宴道:“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需要别人帮助,至少,不需要翠渚的帮助。”

闻玲、千玺震惊了,不仅震惊于闻宴所说的内容,也震惊于他的态度,更震惊于他的话术。

千玺心道:明明是他不肯去帮助师姐,却被他说成是师姐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倒好像他善解人意顺了她心意的样子。

千玺忿然道:“你就不担心她做傻事?”

闻宴微顿,目光锐利地回扫在他的脸上,道:“她要做傻事,你们有谁拦得住?”

闻玲、千玺顿时被问住。

是啊,她七年前那回犯傻,他们哪个没有苦苦相劝?她仍是一意孤行,死活不说为谁盗去家印,直至最后被逐出师门。

闻宴走回长桌,仔细端详了浑天仪的半成品,道:“到目前为止做得不错,继续吧!”

千玺一怔,这于闻宴是极为难得的鼓励。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门被扣了两下,文渊斋掌柜小心地问询可否打扰。

闻宴微微示意,解端云赶紧走到门前,双手拉开房门。

掌柜手里托着一沓不薄的纸卷跨了进来。在礼貌不失亲热地招呼后,他双手将纸卷奉到闻宴眼前,毕恭毕敬道:“闻山长,有个官府模样的人送来这个,言明要转呈闻山长。”

千玺一个激灵上前接过纸卷,托在手臂上就翻看起来,边看边惊啧道:“是诫书!是师姐的抄的三十遍诫书!”

闻玲与众人也奇着围上来,在一通确认后闻玲松了一口气,对闻宴叹服道:“还是你了解她,她没忘了这一茬还能有心思抄这东西,可见一切都尚在她可承受之内。”

闻宴将纸卷从闻玲手中取过,三十遍诫书,从一到三十依次整齐装订。

闻宴一页不差地徐徐翻过,到了最后几遍,逐见绢白的纸面上笔墨渐浓,落字如刻时出遒劲,用笔之间已情如潮涌。

他不禁眉心一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