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洛长安宋烨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女人戏
徐嬷嬷搀着洛长安,慢慢悠悠的走在宫道里,也不着急去哪,也不刻意去哪,反正看到路就走,看到没人就过去。

蓦地,徐嬷嬷拦住了她,“夫人,可不敢再往前了。”

“嗯?”洛长安一怔。

徐嬷嬷指了指前面,“您怕是没记住老奴给您画的图纸,前面是什么地方,您仔细想想。”

“前面……”洛长安看看左边,看看右边,转而又瞧了瞧前面,唇角的笑瞬时消弭殆尽,“好像是狼主的书房?”

徐嬷嬷连连点头,“诶,是这个地方,咱还是赶紧走吧!”

“对对对!”洛长安转身就走。

徐嬷嬷赶紧搀着她往回走,“老奴就说嘛,怎么走着走着,就觉得很熟悉了呢?原来是狼主的书房,真是吓死了!”

“还真是。”洛长安捂着砰砰乱跳的心坎,“浑然是没想到这一层,多亏了嬷嬷提醒,要不然真的是要闯祸了。”

徐嬷嬷笑了笑,“夫人不曾走过,靠着那些图纸,自然是没反应过来,老奴自个走过一遭,所以才能记着!现如今,夫人自个也走了一回,大概就能记住了。”

“嗯!”洛长安连连点头,“这次是真的记住了!”

二人刚拐个弯,便愣在了当场。

夕阳昏黄,有女子立在不远处,正与洛长安打了个照面。

洛长安与徐嬷嬷对视一眼,各自心内忐忑。

“好像是狼主刚纳的月姬娘娘!”徐嬷嬷回过神来,低低的说。

洛长安点点头,“胡姬就是因为她,所以才会找上我,要什么御夫之术吧?”

“对!”徐嬷嬷颔首,“就是因为她。”

洛长安抿唇,“我们回去罢!”

“嗯!”徐嬷嬷搀着她往边上的道口走去。

二人还没走上两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宋王妃?”月姬上前,浅笑盈盈,“你便是宋王妃?”

洛长安躬身,算是行礼。

毕竟,一个是狼主的妃妾,一个是臣妻。

算起来,也有君臣之礼在里面。

“宋王妃生得果真貌美,难怪……”月姬话中有话,“我瞧着也是满心欢喜,果然与南渊的女子不同。”

洛长安眉心微凝,“月姬娘娘貌美无双,妾身哪儿敢当得起,月姬娘娘如此称赞!娘娘客气了,若是您没什么事,我这厢就先回去了。”

“听说宋王妃怀着身孕,胎像不稳。”月姬又道。

听她这意思,压根就没打算让她走。

“月姬娘娘既是知道,也该明白我这身子骨不大好,不能站太久也不能走太久。”洛长安可不似表面上的这般好说话,这般柔弱草包。

月姬眉心微凝,“真是羡慕宋王妃啊!”

说这话的时候,月姬徐徐近前,忽然握住了洛长安的手。

惊得洛长安心头一颤,下意识的想缩手。

可月姬却紧握着她的手不放,“我想沾沾宋王妃的喜气,要是哪天我也能跟宋王妃这般,怀上自己的孩子,那该有多好?”

徐嬷嬷瞧出来了,自家夫人不太愿意被月姬碰,可自个是奴才,只能光看着,为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孩子是自己的福报,只有平素多积福积德,才能换来这样的福报。”洛长安意有所指,“月姬娘娘以为呢?”

月姬皮笑肉不笑,“可见,宋王妃福报不浅!”

“那是自然。”洛长安亦浑不客气,“我这孩子来得不容易,宋墨唯有我这一妻,若我不能给他生个嫡长子女,委实对不住他。好在宋王亦是分外珍惜,这孩子以后是个有福分的。”

月姬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她现在肚子空空。

若不是胡姬之前说过,这南渊后宫的女人,怀孩子都身不由己,洛长安也不会明白,月姬如今的意思。

谁敢惹她,她就怼死谁,半点都不含糊。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骤然传来一声响。

月姬忙不迭松手,转身笑盈盈的望着疾步行来的拓跋律。

“狼主!”月姬行礼。

洛长安沉着脸行礼,“狼主!”

拓跋律方才瞧着,这二人好似在撕扯?

“方才你们在做什么?”拓跋律仔细瞧了瞧,洛长安的面色不太好,但显然并不全然是因为他出现的缘故。

月姬笑道,“回狼主的话,方才见着宋王妃,便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想着多说几句,想来是我唐突,宋王妃被吓着了。”

“是吗?”拓跋律转头望着洛长安。

洛长安沉着脸,唇瓣抿得生紧,抬眸瞧一眼这口是心非的两人,真真觉得,委实是天生一对。

然则,不回答自然也是不对的,“回狼主的话,是!”

拓跋律眉心拧起,洛长安就这么一句简短的话,几乎是将所有的情绪都包裹其中,显然是不高兴到了极点。

“宋……”

还不等拓跋律再开口,洛长安已再次行礼,“狼主和月姬娘娘若是没别的事,妾身告退!”

音落瞬间,她转身就走。

月姬刚要上前,却被拓跋律一个眼刀子给拦住,不由的心头颤了颤。

洛长安头也不回的离开,月姬这心里忽然有些没底气了。

“狼主?”月姬正要开口。

谁知下一刻,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刮子,狠狠甩在月姬的脸上。

这会,连月姬自己都懵了,没想到狼主会突然动手。

“狼主恕罪!”月姬扑通跪地,“狼主恕罪!”

拓跋律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低眉瞧着跪地求饶的月姬,眸中凝着浓郁不散的阴狠之色,“我警告你,少在我眼皮子底下玩花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月姬不敢!”月姬伏跪在地,瑟瑟发抖。

狼主若是要杀人,便是谁都拦不住,她必死路一条,别看平时恩宠无双,但若真的触了狼主逆鳞,这恩爱说消失也就消失了。

“你最好不敢!”拓跋律冷声一声,旋即拂袖而去。

月姬仍是跪在地上,真的没想到拓跋律会突然翻脸。

面颊疼得厉害,这一巴掌打得她耳朵里嗡嗡作响,脑瓜子都是空白一片,真真是懵逼至极。

“我当狼主有多宠你,却原来也不过如此!”冰冰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清晰的嘲讽之音,夹杂着熟悉的笑声。

月姬的面色顿时全变了,回眸看过来时,一双眼眸翻涌着显而易见的怒色,“哼,我当时谁呢?还不是手下败将?有这么点看热闹的功夫,还不如好好收拾自己,多照照镜子,想想看,要如何才能重得狼主欢心!”

背后,胡姬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伫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