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洛长安宋烨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北凉兵防图
“听宋王妃一番话,真是让人醍醐灌顶,感悟颇深。”胡姬不得不感慨,自己只顾着搔首弄姿,如何服侍人,却是忘了一个男人真正需要的东西。

洛长安半垂着眉眼,“我说的话,没什么依据,也没什么道理,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胡姬娘娘若是当了真,那便是真的,若是不当真,就当是玩笑话。”

“想来你身子不太舒服,我也不好打扰你太久,先走了!”胡姬这会还赶着回去,好好展示一下厨艺呢!

洛长安没说话,由着胡姬着急忙慌的离开。

脚步声渐行渐远,洛长安终于抬了眸子,瞧着空荡荡的门口,唇角的笑意渐渐敛去,面色愈发沉冷无温。

“夫人?”徐嬷嬷着急的冲进来。

后面,跟着面色铁青的宋墨。

“孤舟?”宋墨疾步走到了洛长安面前,第一时间蹲了下来,就这么目色焦灼的仰头望着她,“徐嬷嬷说,胡姬又进来找你了,你没事吧?”

洛长安定定的看着他,眼角逐渐微红,好半晌才扯了一下唇角,“没事,她又不会吃人,我又怎么会有事呢?”

话是这么说的,可她眼眶红红的,傻子都知道,不可能没事。

“孤舟?”宋墨起身,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我没想到,她会从偏门进来,倒是真的没有半点防备。”

徐嬷嬷愣了愣,难怪之前爷下令不许胡姬靠近,继而胡姬照样能进来,显然是胡姬料到了门口进不了,就故意绕道。

“我没事。”洛长安音色闷闷的。

徐嬷嬷之前已经告诉了宋墨,有关于洛长安逢着月姬,被月姬羞辱之事。

是以,现在洛长安越是说没事,宋墨的心里越不是滋味,她一人承担了所有,不愿告诉他,她受的委屈,他自然愈发心疼她。

“孤舟。”宋墨抿唇,“等我!”

洛长安点点头,“你快去忙吧,有徐嬷嬷在,我不会有事!嬷嬷会照顾我,她照顾得极好,你放心吧!”

“有徐嬷嬷在,我也放心!”宋墨眼下对徐嬷嬷还是挺信任的。

毕竟,洛长安一有事,徐嬷嬷就会跑来找他。

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令人舒适的奴性!

宋墨,很喜欢这样的奴性。

在他眼里,奴才就该有奴才的样子,言听计从,对主子绝对效忠。

“真的没事吗?”宋墨又问了句,“徐嬷嬷说,你还逢着了狼主?”

洛长安点点头,“我行了礼,就没有再理他,赶紧走了!”

“狼主没说什么?”宋墨问。

洛长安深吸一口气,“我没给他机会,何况但是月姬在场,所以他也没有为难我,此番倒是因祸得福。”

“这月姬……”宋墨见过。

眉眼间如同北凉的女子,所以宋墨绝对相信,狼主是在月姬的身上,找北凉女子的影子,也就是……洛长安的影子。

想到这儿,宋墨就浑身不对劲,心里憋着一口气,只想快点开战,快点覆了北凉,快点登上北凉的帝位。

“彼时嬷嬷也是瞧见的,月姬没有碰我。”洛长安忙道,“我真的没事。”

有没有碰,宋墨心里清楚。

方才徐嬷嬷就说了,这月姬一见着洛长安,就抓住了洛长安的手,惹得洛长安很不高兴,以至于脸色都变了。

是以现在,见着洛长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以及言语间极力遮掩,不愿让他担心的口吻,宋墨的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说好的,要保护她。

可最后呢?

寄人篱下,什么都做不了。

“真的真的!”洛长安怕他不信,险些举手发誓。

宋墨一把摁住她,紧握着她的手,“我信你!孤舟说的,我都信。”

如此,洛长安才扬起唇角,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我没事,你回去吧!”洛长安轻轻推开他,“我一会便要休息了。”

徐嬷嬷忙道,“爷,夫人待会就要喝安胎药了。”

“好!”宋墨含笑望她,伸手轻轻将她鬓边的散发,拂至耳后。

洛长安半垂着眉眼,一副极为温顺的样子。

见状,宋墨放心的在她眉心落吻,“那我先回去了!”

“嗯!”洛长安笑着点头,“放心。”

如此,宋墨才放心的离开。

见着宋墨一走,徐嬷嬷忙问,“夫人,那胡姬娘娘呢?”

“走了!”洛长安兀自倒了杯水,“原是来打探消息的,我便让她去做饭给狼主吃,先抓住狼主的胃。”

徐嬷嬷一怔,“这……这是为何?”

“有点事做,就不会总往我这儿跑了。”洛长安喝了口水,“何况,若是胡姬若是复宠,这月姬哪儿还有心思折腾我?肯定是一门心思,忙着跟胡姬争宠呢!”

徐嬷嬷一听,哎呦,这还真是有理极了!

“夫人这法子好极了!”徐嬷嬷笑得慈眉善目,“老奴还真是没想这么多,到底是夫人聪慧,能想到这样的好法子。”

洛长安叹口气,“若不是被她们惹急了,我也不愿动这样的心思。分明是狼主的后妃,一个两个的倒是跟我杠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宋王府的后院呢!”

徐嬷嬷点头,的确如此。

“夫人心善,也是她们是在纠缠太甚,惹人厌烦。”别说是洛长安,饶是徐嬷嬷,如今见着狼主这一家子,也觉得厌烦至极。

看看狼主那发光的眼神,胡姬和月姬别有心思,带着浓郁嫉妒的眼神,徐嬷嬷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一帮人,就光欺负她家夫人了……

待吃了安胎药,洛长安便洗漱歇下,倒是也没再多说什么。

夜色沉沉,有暗卫悄无声息的入了宫墙,进入了宋墨的书房。

“殿下!”暗卫行礼。

宋墨负手而立,仔细的瞧着桌案上的图纸,“如何?”

“边关防范极为严密,好在咱们的人不负您所望,终于将兵防图弄到了!”暗卫将背上的圆筒取下,从内里抽出了一卷纸,毕恭毕敬的呈上。

宋墨勾唇,终于将目光落在了暗卫的身上。

图纸?!

北凉边关的兵防图。

瞧着这东西,宋墨仿佛已经看到了北凉军队,兵败如山倒的局面,看到了自己领着南渊的大军,长驱直入,直抵京陵城的画面。

这北凉兵防图,已然等同与北凉的皇位。

宋墨冷笑两声,伸手接过,“做得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