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之恩三世欢 > 第二十七章 故人归来
  启墨绝自那日后,回到绝王府后的他便没有在见任何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残忍的事实,只想安静的一个人。

  “王爷,你开开门呀,你已经三天滴水未进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的呀。”门卫赵蓁蓁担忧的敲着门喊着。

  那晚赵蓁蓁因为不放心他独自一人,便从春怡院跟随他一起回来了,当时他擦干了眼泪,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春怡院,回到了王府,然后关上了房门,没有见任何一个人,她很担心,虽然默默说要给他时间,说他会想通的,但是还是不由的心疼。

  赵蓁蓁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吱,房门被打开了,启墨绝因为三天在房间不见天日,此时外面的光有些刺眼,他眯着眼,低着头看着门口的女子。

  她眼里的担忧和心疼,他看在眼里,但是他知这一世已经没有拥有幸福的权利了,他不该给别人希望,因为他连自己都没有幸福了,何论给别人幸福呢。

  赵蓁蓁原本还在担忧,看着门口的启墨绝,他头发有些凌乱,周身都是酒气,眼睛有些浮肿,一脸的胡须。一看就是宿醉了三日,这是第一次她看到他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因为平时哪怕他受伤都是一尘不染的,她知这三日必定是难熬的。

  她红着眼说“王爷,我让人烧水,你沐浴完吃些东西,默默让人传信来问了你几次,应当是有事相商。”

  “好,备水,沐浴,让人收拾一下房间。”启墨绝声音暗哑的说着。

  三日的宿醉让他全身都不舒服,喉咙更是像火烧一般难受,这三日是他的最后的放纵与悲伤,从今日后他将所有的难过伤疤都藏起来,从此不再是以前的启墨绝,他会是一个全新的,没有感情,不懂悲伤,不会受伤的人。

  收拾爽利的启墨绝带着赵蓁蓁来到了春怡院,因蓁蓁女子的身份多有不便,此次也是扮做小厮的模样,她低着头跟在绝王身后。

  刚踏入春怡院门口,启墨绝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脚步一顿,往身后看了一眼。

  赵蓁蓁被这突如其来的停顿吓了一跳,不小心撞上了绝王坚硬的后背,她顺着绝王的眼光,也跟着看了眼身后,心里想着,什么都没有呀。

  赵蓁蓁有些疑惑的问“王爷,是有什么不对吗?”

  “没,大概是本王多心了。”摇摇头,此时启墨绝只觉得头疼,宿醉的感觉非常不好。

  待二人刚跨进了春怡院,刚看的后方,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此时天已经黑了,街上繁花似锦,热闹非凡,他隐藏在夜色与人群中,确实难以被发现。

  君默默看着启墨绝脸色不太好,担忧的安慰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你母妃也不想你这般为她难过,想开一些。”

  启墨绝看着她关心的样子,便不由心中一热,柔声说道“本王无碍,此事打不倒我的,君兄放心。”

  我听闻蓁蓁说你传信与我,是遇到什么事情吗?”

  “嗯嗯,确实有事,准确是有一个人想见你。”

  “哦,何人。”

  “故人,此人在当年冤情上至关重要,你见了便明白了。”

  启墨绝听到她这般说,大概也猜出了,只是有些不确定,如果真是他,他为何冒着杀头之罪进京,难道真的只是见他一面吗?

  房中一人背着手,看着墙上的画出神,不知是在欣赏画卷,还是思忆其他。

  绝王进入房中,看着此人,恭敬的颔首,“煜王叔,别来无恙。”

  男子听闻转身,绝王亦抬头,四目相对,多年未见,物是人非,须臾间各有思绪。

  煜王看着那张酷似爱人的脸,他红了眼眶,声音温柔低沉的说着“绝儿,多年不见,你已这般高大,想那年我离京之时你才七岁,当真岁月如梭,往事如烟啊,只是伊人不在了。”

  绝王看着这张与他父皇相似的脸,这个与他母妃纠葛一生的男人,他年纪比父皇小了七岁,但是此时却更显沧桑,那眼睛再也没有了七岁那年他看到的光,它充满了悲伤的看着他,他知道他想透过的眼睛去寻找那名他深爱的,温柔的女子吧。

  原本绝王还在心里曾经怪过他,当初为何不带走他的母妃,现在的他明白了,这些年不止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些,这世间还有一个人念着她,想着她。他想她母妃没有爱错人。

  “是呀,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王叔这些您可曾有悔。”启墨绝问出了心中所想,这些年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十年如一日的爱着他母妃,是不是真的没有放下,他想去认证,也是想为她母妃问出这句话。

  “悔,有的,那年我回了岭南,悔自己为何当初没带走她。”煜王仰着头遥想这当年。

  “只是后来我才知道,她不会同我走的,因为她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人,我已经失去了守护她的机会了。”

  “又听闻她香消玉殒后,我又悔自己当初为何要去岭南,为何当初不先与她成亲,为何回京后看着她嫁与他人不作为,只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更恨自己为了逃避躲去了岭南,如果当初自己在临安,哪怕是死也要护着她。”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不悔,不悔与她相知相爱,只恨未与她相守到老。我知当年她做这些不止是为了护着你,她还想护着我。”煜王说道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他哽咽着哭泣着说着“那个像风一般温柔的女子,是她自己一个人扛起了所有,为了护我嫁给了他,为了护着你甘愿在皇宫那个牢笼。

  以前那个看戏文都要哭泣的小姑娘,我总笑话她柔弱爱哭,可是现在我一想到她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牢笼里,那么多年一个人得多害怕,但是她从来没抱怨一句,也没有怨恨过一个人,只有自己坚强的扛着受着。”

  一想着这些他的心就像万剑穿心一般,曾经那个他捧在手心的人,不忍让她难过伤心,不忍她受伤疼痛的人。但是最后为了他却甘愿放弃一切的人。这些年他都是靠着想着这些而苟活的。

  启墨绝看着这个哭的声嘶力竭的男人,他懂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但是现在他不能在悲伤了,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皇叔,莫要将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当年的事母妃不怪你。母妃都为了自己爱的人能放弃一切,我们又何尝不能,我要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

  哭的快要昏厥的煜王此时意识到自己很失态,他微微抽泣,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哑声道“我进京也是为此事而来,我沉寂的这些不是为了逃避,是为了积存力量,你是云儿爱的人,此后我亦会守护好你,这些年你受苦了。”

  绝王看着眼前的男人,爱着他母妃,说着要守护他的人,以前小时候觉得最高大英俊的王叔,现在却白了头发,就连以前宽阔挺拔的后背,现在也伛偻了。

  煜王看着他这样瞧着自己,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赤诚之心,低声和蔼的说着“以前你小,我怕此事会拖累与你,加之我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你知多少,亦怕伤了你心,现在你已经长大,这些年的经历让你已经能独当一面,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了。”

  “云儿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皇叔会竭尽全力为你争取你想要的一切,哪怕与这天下为敌天下。”

  启墨绝的母妃,慧贵妃,名为林慧云,听着自己王叔叫着母妃的小名,他虽知他爱她如命,但是这种爱屋及乌,也着实让他心惊,他居然可以为了他冒天下之大不韪,甚至背上千古骂名。

  此时的启墨绝又相信了世间存在着爱,他对这个深爱她母妃的男子,有了敬佩之心。

  他感激的看着他说“皇叔这份情谊我接受了,若我坐上了那个位置,我答应王叔在我有生之年定会护岭南周全。”

  煜王摇摇头说着“你无需承诺我什么,待你荣登大统那日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应允。”

  还未说出要求,两人就被门外的吵杂声打断了。

  “王爷,祁王带着人来搜查春怡园,非说里面进了贼。”门外赵蓁蓁焦急的喊着。

  绝王推开房门,对着里面煜王说道“王叔先从暗道走,祁王此刻前来怕是有所察觉,不能让他知道王叔进京了。”

  煜王听闻立马起身。

  “煜王爷请随我来。”君默默带着他赶往暗道。

  随后吩咐道“暗香,你去推延一些时间,绝王先想下办法解决此下困惑,不然被人知道你夜会煜王,哪怕没有抓到把柄,被有心人知道编排一些,到时候也比较麻烦。”

  启墨绝转身回到屋内,心里还在盘算着该如何处理此事。

  “王爷,我有办法,就是有些委屈你了。”赵蓁蓁对绝王说着。

  绝王转身看着她,她手放在衣服腰间绑绳上,正松着结,当下立马便明白了,但是此事有损她的名誉,刚想开口拒绝,门外的响起了脚步声。

  赵蓁蓁此时也心里一慌,赶忙脱落外衣丢掉,连忙说道“王爷,没时间了。”

  说完便直接将他按倒在床上,眼睛一闭,直接用嘴堵住了绝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