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大明长生久视 > 第138章 一刀碎阳
到底养尊处优,朱厚照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却也从未有过与人厮杀,充其量也就跟张永比斗过,眼下,生死关头,他哪里能泰然处之。

朱厚照只觉心脏咚咚狂跳,好似要跳出胸腔。

他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亢奋,以至于控制不住的战栗,完全处于应激状态。

“来吧!!”

朱厚照咆哮,双腮咬的邦邦硬,握刀的手因过于用力导致指关节都发白,不见丝毫血色,

“老子跟你们拼了!!”

近了,又近了……

终于,一个鞑子冲出重重阻碍,来到了朱厚照面前。

“你死!!”

斩马刀斜着劈下,这一刀几乎凝聚了朱厚照所有精气神,这一刀的风采,着实不凡。

朱厚照觉得自己劈碎了太阳!

锋锐的刀刃自鞑子脖颈处斜着向下,破甲、断骨、刀背整个没入,又深入数寸才停下。

“噗……”

血红喷洒,朱厚照首当其冲被喷了一脸,这一刻,他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赤红。

没有厮杀经验的朱厚照用力过猛了,这一刀下去,他竟是再也拔不出来,还差点被带下马去。

“大帅!!”

江彬惊骇欲绝,他没看到朱厚照砍杀,刚一抬头去瞧,便见皇帝陛下满脸满脸的血,栽歪着即将坠马。

他头皮炸裂,血灌瞳仁,却实在来不及支援。

“嘭——!”

猛地一声巨响,一人如炮弹般生生撞了过来,愣是砸出一片真空。

江彬再瞧,却见那人竟还能生龙活虎,一个鲤鱼打挺,继而双掌齐出,一股无形大力喷薄而出,首当其冲的鞑子瞬间人仰马翻,甚至就连明军都多少受了些波及。

不等江彬有所反应,就见皇帝飞了,准确说是被人带着飞了起来。

说来话长,实则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威武大将军离开视野,江彬才后知后觉的明悟是李青出手了。

“还好还好……”魂不附体的江彬总算是回了魂儿,再次全身心投入战斗。

~

几个起跳之后,李青落在一相对空旷之地,远离了激烈的主战场,“你怎么样?”

李青上下其手,在朱厚照身上一阵摸索……

此刻的朱厚照浑身是血,人也有些呆滞,着实很难让人往好的方向想。

直到李青摸向他的裤裆,朱厚照终于有了反应,破口大骂:

“你他娘找死是吧?”

朱厚照大力拍开李青的胳膊,甚至还想给他个大嘴巴。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青这厮忒也放肆!

李青急吼吼道:“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朱厚照回以同样的大吼,“你往哪儿摸呢?”

李青是真想捶死他,强忍着怒气道:“有没有受伤?”

“我怎会受伤?是鞑子的!”朱厚照哼道,“你真把我当花瓶了啊,还能一碰就碎?”

你就吹吧,就吹吧……李青真想甩他大嘴巴,可眼下这情况容不得他有丝毫耽搁。

鞑子绝望之下,爆发出孤勇不容小觑,当此时也,要么主动放鞑子离去,要么坐视发展,长此以往下去演变成大乱斗。

骑兵战力非常强劲,哪怕到了二战,进入坦克大炮的时代,骑兵仍没有被彻底摒弃,何况是这时代。

哪怕鞑子自乱阵脚,哪怕出现无意识的自相残杀局面,可绝境之下所爆发出的破坏力,仍非常恐怖。

别的不说,单是战马应激之下的横冲直撞,就让人胆寒。

这可不是一匹一匹,是数以万计的战马,数万脱缰的野马肆虐……无可匹敌。

然,战斗彻底铺开,便是想让明军收手也做不到了,哪怕李青有能力绕开旗语,将军令传达给明军将士,也一样不可行。

这种时候强行下达撤退命令,无异于把后背暴露给应激状态下的鞑子,伤亡只会更大,甚至会葬送大好局面。

眼下,鞑子虽逐渐有挽回颓势的迹象,可仍是明军占据绝对优势。

李青短暂的犹豫之后,当即道:“走,我们去搬救兵。”

经刚才一幕,李青不敢再离开朱厚照分毫,可他又不能什么都不做。

“尔等奋战,大帅去接应援军,稍后就到!!”

李青轻喝一声,拽着朱厚照离开……

“马,马……”朱厚照嚎道,“没马我骑你啊?”

下一刻,他就被扛在了肩膀上,旋即便见战场快速倒退……

还真让我骑啊,不过,不是应该骑在你脖子上吗?朱厚照晕陶陶的胡思乱想。

这短短片刻,他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刺激,以至于大脑都有些懵逼化,思绪飞来飞去,净想些没用的东西……

直到半刻钟后,厮杀声逐渐远离,周围不再是漫天遍野的喊杀,朱厚照这才稍稍清醒下来。

“我都要被你颠死了,快放我下来。”朱厚照浑身酸疼,尤其是双臂,简直都要脱臼了。

其实,这是他刚才用力过猛导致的脱力后遗症。

李青哪里还顾得上他的感受,若不是看他皇帝,李青才懒得管他死活呢。

狂奔不止……

所幸,小王子给李青指引了路线,李青沿着之前小王子回援时的方向,倒也没走多少冤枉路……

一个时辰,仅一个时辰,李青便瞧见了杨一清带领的主力军,真正的主力军。

说来好笑,战斗都进行这么久了,明军真正的主力都还未战斗。

“威武大将军在此,杨一清速上前搭话。”

清晰的声音传入杨一清耳中,老杨头不禁愣了愣。

张永却是对李青这手段有所了解,忙道:“是李先生,我们快过去,皇上来了。”

被他一提醒,杨一清也听出确是李青声音,当即下令全军休整,接着驾马赶往前军……

“呕,呕……”

朱厚照蹲在地上,双手撑着身子,屁股撅的老高,哇哇大吐……

这一路下来,好悬没把他颠散架,翻江倒海肠胃终于得到宣泄……

把李青给恶心的不轻。

李青往旁边走了几步,咕哝道:“幸好没吐我身上……”

“你,你你……欺朕太甚……呕……”

若不是难忍生理不适,他非要问候一下李青祖宗八辈儿。

一刻钟后,

他终于缓过一口气,这时,杨一清、张永也驾马到了近前。

两人一见朱厚照满身是血,都惊得三魂没了七魄,好在李青及时解释,这才让二人安下心。

“吓死奴婢了……”张永泪花闪烁,有大哭的趋势。

“收!”朱厚照忙道了句,朝杨一清说:“决战已然打响,快别磨蹭了,速速整军,抛下不必要的物资,全速行军,战斗持续不了太久,需将战果最大化。”

杨一清微微一惊,继而忙拱手称是,立即驾马返回军中开始部署。

李青说道:“战场之凶险你也看到了,就别再过去了。”

“我……”

“嗯?”

“我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朱厚照瞪眼。

李青没好气道:“行啦行啦,你胆大,你不怕死行了吧。”

“你……”

“哎呀皇上,李先生说的是啊,您这万金之躯怎能轻涉陷地呢?”张永忙也跟着劝,“古人云,君子……呃…,怎么云来着?”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朱厚照骂道,“就这还是从内书堂出来的,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利索……”

“啊哈哈……皇上教训的是,皇上英明。”张永嘿嘿着谄笑,“既然皇上都知道,那奴婢就不劝了。”

“……你个混账。”朱厚照抬脚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悻悻道,“行吧行吧,不去就不去。”

李青瞥了张永一眼,对这太监的观感稍稍好了些,对朱厚照道:“再任性,运气就不一定还站你这边了。”

“放心,这次真不去了。”朱厚照悻悻道,“我不怕死,却也不想死,这次多赖将士用命,我若有个闪失,谁给他们发放赏钱?”

李青颔首:“你能有这样的认知……很棒。”

“要你说?”朱厚照嘴角抿了抿,一手叉腰,眼高于顶,鼻孔朝天。

李青好气又好笑,却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小东西逆反心太重,大敌当前还是让让他吧。



仅半个时辰,杨一清便整编出两万有余,除了刀枪箭铳,只带了一日干粮,轻装到不能再轻。

“本官与先生一起!”杨一清说。

李青点头。

他没办法让这么多明军将士信服,毕竟,他都不是朝廷官员,军中最讲究论资排辈,哪怕朱厚照向所有士卒公开皇帝身份,让他做主帅,也杨一清这个前三镇总兵有说服力。

战场是要拼命的,随便让一个无名之人领导他们,将士们哪里肯。

李青吁了口气,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

“好!”

~

“唉,真是可惜啊……”朱厚照望着远去大部队,摇头叹息,满是遗憾……

张永忙道:“奴婢相信,以大帅之神勇,去了战场自然是切菜剁瓜,不过……大帅也没冲锋陷阵的呀,瞧您……这是杀了多少鞑子啊,累不累呀……”

朱厚照听着这蹩脚的马屁,笑骂道:“我第一次上战场,哪比得上骁勇的将士,就杀了一个而已。”

“真的吗?奴婢不信!”张永摆出怀疑态度,“这么多血呢,怎可能就一个……大帅你就是太谦虚了。”

朱厚照明知他在拍马屁,仍被惹得哈哈大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