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似乎也知道苏明瑶和禹城风很久没有联系了,最近一直都很乖,也没有怎么提起过爸爸。

有时候禹城风会来接卷卷,带他去玩。

卷卷就会自己主动乖乖把东西都准备好,不让苏明瑶操心。

一脸三个月都是这样。

苏明瑶坐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眯着眼睛透过阳光的缝隙看向遥远的天边。

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想不太起来,第一次见到禹城风是怎样的情形了。

直到迷迷糊糊睡着,又被手机铃声惊醒。

睡了太久,嗓子都变得嘶哑。

苏明瑶:“喂?”

阮安蓝急促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端有些焦躁不安:“瑶瑶,你快过来市人民医院一趟,禹城风进了ICU了!”

……

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和他好好的平静坐下来的画面。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盛清华站在苏明瑶对面,禹城风病床的另一边,哭得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

盛清华:“我知道说这些话对你来说很残忍,很可恶,甚至是道德绑架的嫌疑。可是对不起,身为一个母亲,我还是要说。”

盛清华哭着看了眼自己病恹恹的儿子,心痛的不能自已。

她说:“从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重新得到你的爱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学着改变了。可是我这傻儿子,做什么事情都认真得过了头。”

苏明瑶的电影又接二连三地拿奖,惹得对家眼红不满。

本来就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好不容易与梦寐以求的奖项近在咫尺。

业内业外不少人奶梦琪今年一定会是金棕奖影后得主,就连她自己也这么觉得。

团队在网络上买了不少通稿,都是一副板上钉钉的态度。

可是没有想到临门一脚,被人截了胡。

一次又一次。

梦琪怒急攻心。

梦琪背后的金主就是香江那边,早起靠做擦边生意发家的。

时代进步了,他们慢慢开始洗白,这才得以重见天日。

但是早些年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没有改变。

原本应该加注给苏明瑶的东西,禹城风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

竟然选择了独自面对这一切,不让苏明瑶知道分毫。

可没有想到出了意外,他没能好好的解决后患,反而把自己也给拖下了水。

盛清华:“我知道,他选择独自一人去见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打算能全身而退,可是我没想到那些人会这么肆无忌惮。”

禹国涛怒气冲天地拍桌大吼:“我不会放过那群小混混的!孽种,竟然敢动我禹国涛的儿子!我要让他们直着走来,躺着回去!”

禹老爷子也是同样的反应。

笑话,他们平日里表现的与世无争,可不代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梦琪背后的金主很快就被揪了出来,连带着梦琪也跟着遭殃。

被圈内封杀,所有资源人气一夜之间消失于无形。

在诸多网友猜测梦琪被雪藏是不是因为得罪了苏明瑶的时候。

苏明瑶本人正呆呆坐在禹城风病床前,盯着睡梦中的他缄默不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