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夜烬天下 > 第九百八十三章:部署
灵蝶一直飞到百沽城的江口码头附近才轻飘飘的停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宸曦诧异的看着这种生活在禁地边缘的蝴蝶罕见的出现在人流密集的港口,顿时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小心伸手托起蝴蝶,又不知道该如何交流,好在这时候云潇走了过来,灵蝶被她身上特殊的灵力吸引,飞过去停在她的额头上,翅膀一张一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云潇并没有学过蝶谷的法术,但是阿眉的声音竟然清晰的出现在脑中,甚至镜泊湖附近惊心动魄的场面也如白驹过隙般浮现在眼底,她吃惊不已,连忙将还在安排任务的萧千夜喊过来,焦急的说道:“镜泊湖出事了,山市里飞出来一只机械鸾鸟,体型大概是三翼鸟的三倍多,上面还装备了鱼雷和火炮,那东西和阿眉他们起了冲突,现在已经飞回去不见踪影了。”

“鸾鸟?”萧千夜和宸曦不约而同的倒抽一口寒气,宸曦后背一寒,回忆着在几座大城市见过的那些机械云鸟的模样,认真解释,“少阁主,神工坊确实有几架云鸟,但根据镜阁的要求,每三个月我们和军械库都会对其进行检查,那玩意这些年基本是用来运送材料,没有发现过武器。”

“文舜果然是私自对机械进行了改装吧。”萧千夜拖着下巴眉峰紧锁,从万佑城连夜返回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召集了三队三翼鸟准备围攻巨鳌,同时让人疏散百沽城的居民以防误伤,原本他想将战场控制在禁地深处,但若是对方有那种火力极强的特殊武器,只怕真的会鱼死网破冲入城镇,想到这里,他不得不临时变更了计划,转向宸曦,“你带着三支队伍留下来,如果有云鸟试图闯入城市,务必将其在空中拦杀。”

“三支一起留下来?”宸曦紧紧的握着手心,粘稠的冷汗正在不受控制的溢出,正色道,“这次调过来的三翼鸟是一二三队,总数量约为三千只,同时还有狰的两支分队守在禁地边缘待命,辟火速度要慢一些,估计得要个五天左右才能支援,这附近只有百沽城,远一点的千禧城、万佑城正常路程都得要三天往上,我们的兵力绝对够用的,你带一支三翼鸟以防不时之需吧。”

“正常需要三天路程,我们不也一个昼夜就回来了吗?若非我身体不适,甚至可以更快。”萧千夜低声提醒,指着江口码头栖息的三翼鸟目光紧缩的提醒,“进入禁地之后三翼鸟和战士都会受到瘴气影响,如果无法速战速决,我们就会被其托住陷入困境,与其冒险深入,不如在边缘盯守,云鸟的速度比三翼鸟还要快上一些,不仅你得亲自守着,现在还得传令让李翊和曹奉再带三支分队一起过来支援,无论如何,你们不能让任何一只云鸟离开百沽城地界,明白了吗?”

“那你……”宸曦还是一脸担忧,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感觉到对方的目光锋芒毕露的扫过来,这几年的军阁是由司天元帅代为管理,不同于萧千夜的认真严谨,司天则是随意圆滑的,以至于直到刚才那一瞬间他才猛然回忆起曾经共事时期这个人的行事作风,宸曦尴尬的咧咧嘴,吞回去了想说的话,点头答应。

云潇走过来,拍着宸曦的肩膀坚定的说道:“放心吧,我会保护他的!”

此时的江口码头停泊着数百只三翼鸟,战士们正在旁边认真的准备着即将出征的装备,忽然听见这句话,皆是不约而同好奇的望了过来,宸曦轻咳了一声,瞥见自己的顶头长官也在微微的笑着,甚至非常配合的点了一下头,好像根本不介意这种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大男人要让女人保护的事,那样的宠溺,和数秒前一眼看到他后背发凉的人截然不同,让宸曦幽幽叹了口气,嘀咕:“重色轻友。”

萧千夜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唠叨,再三嘱咐之后立刻起身往镜泊湖赶去,不过两天时间而已,郁郁葱葱的古树林被炸成一片废墟,焦黑的泥土上还有火油在熊熊燃烧,刺鼻的气味让两人窒息的捂住口鼻,灰黑色的烟硝和紫色的瘴气混合在一起,连陆陆续续的大雨也无法将其熄灭,两人加快脚步往蝶谷遗址掠去,好在灵蝶竹海附近有当年残留的法术,爆炸的痕迹到此戛然而止。

跟着灵蝶的指引,萧千夜终于找到藏在补给点的阿眉和副将,为了以防万一,两人已经躲入了下方的密室里,而狰则自己去了旁边的竹海暂且休息,萧千夜担心的探手摸了摸昏迷中的副将,在简单的清理伤口之后,他虽然呼吸缓缓平稳但也一直未能苏醒,阿眉松了口气,这才扒拉了两口干粮,边吃边疑惑的道:“那只鸾鸟飞回镜泊湖了,但是现在有雀鸟在巡逻,文舜手上有那么厉害的武器却还藏着掖着,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萧千夜看着副将身上的伤,翻起的皮肉周围是因高温灼烧而显得格外恐怖,他小心的将毯子往上拉了拉,低声问道:“可有看到什么人在控制它?”

阿眉摇摇头,咬牙:“看不到,那东西很大,飞的又高又快,靠得最近的时候就好像是从我们的头顶贴着掠过一样,两翼的羽毛可以高速旋转,像刀刃一样特别的锋利,鸟口似乎是用来投掷弹药的,我没有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小小的,没想到威力那么大,还有就是它的尾翼,有几根灵活的锁链,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那是一架机械,它非常的灵敏,上升俯冲,甚至是转弯都特别敏捷。”

阿眉心有余悸的嚼着干粮,脸色铁青,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关重要的事情赶紧咽下食物补充:“我们曾用金线之术短暂的将它束缚住,但它竟然可以停在空中一动不动,那么大的东西悬浮着不掉下来,也不知道动力源究竟是什么鬼东西,袖箭和羽箭上沾染的日冕之力还是太微弱了,如果是帝都城那柄日冕之剑,它应该是逃不走的。”

萧千夜和云潇对视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为何文舜不敢轻易出手的真正原因,叮嘱道:“三翼鸟已经过来支援了,你快带着他离开此地,这附近要是还有猎魔人,也赶快通知他们一起离开。”

阿眉抬头看着他,虽然刚从鬼门关绕了一圈,这会的眼睛仍是雪亮坚定的,她站起来认真擦了擦手,取下随身携带的小匕首双手拖着递给他,一字一顿的回道:“你是不是已经安排了人过来准备和文舜开战了?他私藏那么多危险的武器一定早就心怀不轨,猎魔人也是飞垣的子民,若是有任何需求,我们也会不顾一切的支援,这是我们的信物,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是为了祖国,猎魔人在所不辞。”

萧千夜接过那柄沉甸甸的是青铜匕首收好,心中的沉重比掌中更甚,阿眉也不客套什么,一个并不高大的女人背起昏迷中的副将对他深深鞠了一躬,起身喊回灵蝶竹海中的狰快速撤离。

云潇紧张的握着拳头,不知为何感到一阵阵无名的担忧,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去山市找文舜吗?”

萧千夜蹙眉沉思,回道:“镜泊湖是镜妖的领地,他特意选择那种地方藏身,自然是为了借助镜妖的力量,我们在这里乱猜也没有用,趁着他还没有大举动用机械云鸟之前,先过去看看情况吧。”

“好。”云潇赶紧拉着他的胳膊,第二次从蝶谷遗址走到镜泊湖,周围高大的树木被炸得七零八落,土地更是一片焦黑,星星点点的火油散落在树枝上还在燃烧,原本让她举步维艰的树林宽敞平坦,很远就能看到紫色迷雾下波光粼粼的湖水,萧千夜对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低道,“镜妖原本是湖中精灵,受到魇魔影响之后蜕变成类似魔物的存在,不仅可以入梦、窃梦吸食人的精神力,而且可以通过特殊的镜像学习看到的事物,东冥本身流行着很多恶毒的魂术,它们也会跟着模仿,但这种魔物不像魇魔喜欢去人流密集的城市,通常只会袭击进入领地的闯入者,它们能和山市巨鳌和睦共处,只能说文舜身边肯定是有术法的高人了。”

“是那个叫赤璋的人吧。”云潇小声的猜测,从她的角度望过去,镜泊湖的景致是极为美丽的,和周围被炮灰灼烧的土地格格不入,萧千夜点头,低首想了片刻,自言自语的呢喃,“这个人敢刺杀公孙晏,敢在墨阁、军阁安放鱼雷,说明他并没有打算和飞垣和解这次的事情,一旦开战,就算有强大的机械武器,但势单力薄的巨鳌肯定撑不了太久,落败是早晚的事,可是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干了那些事情,到底是什么比巨鳌更加重要的东西,逼着他们宁愿鱼死网破,也一定要尝试呢?”

“因为风神?”云潇不假思索的接话,好像理所当然一般振振有词的回道,“如果风神真的能让机械凰鸟获得永恒的动力,那么放弃巨鳌之后,想东山再起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吧?而且我记得山海集的货币是连锁的,文舜完全可以将自己的资产全部转移,等到安全之后重新取出来用,放弃一只巨鳌对他们而言损失不会很大的,但是得到一只凰鸟,那可是以一敌国的力量,比黑市强大多了,他甚至可以自己当皇帝!”

萧千夜愣了一瞬,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要云潇提醒才幡然回神。

“走。”下一秒,沥空剑从间隙落入掌心,凛冽的剑气开始搅散湖边的瘴气,也让亢奋中的镜妖警惕的凝视过来,萧千夜拉着云潇,低道,“跟紧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